目前日期文章:201003 (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喊說「要把家裡重新裝潢」喊了十年左右的我媽,大約在三年前很認真的把我櫃裡的陳年照片手記書籍CD全都裝箱,裝了七八箱,把櫃子抽屜都空出來,為裝潢做準備。然後這幾年來,在電話上最常問我的一個問題,就是:「啊妳什麼時候回來台北,不要老是往外跑,把妳那些箱子打開看看,整理一下,我們家要重新裝潢了。」所以,在最近的某次密訪台北,因為沒有公開行程,終於有天在家睡到飽,起床後,宣佈:「今天我要來整理箱子!」

 

happytogether9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茶姐是香港辦公室裡很重要的一位人物。名稱上來看,她是負責茶水的阿姐。但她的重要性絕對不僅止於此。

 

在香港,有很多的「小人物」,讓一天的生活能夠比較順暢的運轉。例如,我們辦公大樓有46層,依照到達樓層分成四區搭乘電梯,每一區又有四部電梯。在分秒必爭的8:55到8:59am之間,往往大排長龍,這時候負責按電梯的阿姐阿叔們就會以熟練的動作,迅速指揮隊伍裡的人搭進哪一部電梯,指示還可以再塞多少人,用最短的時間塞滿一部電梯,送走,然後再塞滿下部電梯。這是個人命關天的工作,不然有些已經進到電梯的人,就好似那些已經搭上救生艇的人,艇上明明還有空間,卻不顧還在鐵達尼號上的人的死活,拼命按按按按按關門鍵。如果沒有阿姐阿叔在此坐鎮,每天早上,鐵達尼號上的罹難者肯定要多好幾名。 

happytogether9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我必須承認,從IT手上拿到那台屬於我的黑苺機(BlackBerry)時,油然而生的虛榮感。嗯,就像是小學時代從老師手上接過前三名獎狀的時候的那種感覺。 

 

happytogether9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  • Mar 15 Mon 2010 22:03
  • 出櫃

大學畢業以後,我沒有從事我念了四年的法律,反而跑去做貿易業務。當年我們在上課的時候,某堂課班上有「電火球仔」的女兒來選修、而當時我對之充滿寄望、承諾改革貪腐的阿扁的兒子,被我們私下稱為「小扁」,也會來旁聽一門很熱門的課。系上有好幾位聰明絕頂的老師,也有過幾門我到現在都無法忘記的課程。然而,我也無法忘記,大一第一天報到,第一堂的刑法課程,就訝異的發現好多桌上已經貼了「佔位」的3M小紙條。原來,這位教授因為是國家考試命題人之一,所以會有其他年級或外校的學生來旁聽,五十人的教室往往擠到教室外還沿著窗戶排了好幾張桌椅。已經選修到的學生,如果沒有早點來用書或包包佔位,可能淪落到沒位子坐。在某些課上,佔位太激烈的時候,有些人會把別人的小紙條撕掉,導致一場場的爭吵。我是很懶得提早去佔位的,有幾次真的沒位子坐,就索性拉了朋友一起去唱歌。

happytogether9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